被杰昆·菲尼克斯的《小丑》震撼之后,更想念希斯·莱杰了

baijiahao.baidu.com

《小丑》的观影体验,委实谈不上愉快,因为电影完全把你拉进了亚瑟·弗莱克痛苦、绝望的精神世界,作为一个近在咫尺的旁观者见证了Joker的诞生。

毋庸讳言,这是一部难得的好电影。《小丑》不光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,豆瓣9.0分、IMDb8.8分口碑极佳,演技出神入化的杰昆·菲尼克斯更被认为预定了奥斯卡影帝的提名。

被杰昆·菲尼克斯的《小丑》震撼之后,更想念在诺兰电影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中饰演小丑的希斯·莱杰。人们曾认为希斯·莱杰的小丑不可超越,现在终于又有了能与之比肩的小丑。

01

《小丑》是之前那些《蝙蝠侠》电影的前传,讲述小丑为何会成为小丑。

亚瑟·弗莱克,哥谭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loser。

他和年迈体弱的母亲同住,给她做饭,为她洗澡。

他渴望和美女邻居发生点什么,可是不敢行动,只能幻想。

他在街上扮演小丑,动不动就被小混混嘲笑殴打。

他收下同事送他的一把枪,又被同事陷害丢了饭碗。

他想成为脱口秀演员,在逗笑别人之前,自己先发病笑得停不下来。

他每周去看心理医生,同时吃7种药,心理医生失业,药也停了。

他以为自己是首富托马斯·韦恩的儿子,后来才知道那只是母亲的幻想。

他调查自己的身世,发现自己是被领养的孩子,小时候还曾被母亲的男友虐待。

母亲给他取的小名叫Happy,教导他“一定要装笑脸”、“为世界带来欢笑”。

他也曾努力这么做,带着本子记笑话,提醒自己“永远要观察好笑的事”。

他在本子上用左手歪歪扭扭地写下:“得精神病最糟的是,大家都期待你假装没病。”

这样一个蝼蚁般的loser,在地铁里遇到了3个调戏妇女的青年才俊,他发病大笑不止,遭到群殴,他拔枪杀掉了那三个人,黑化就此开始,一发不可收拾。

童年的秘密被揭开,他对养母绝望了。

被脱口秀名角嘲弄,他的梦想崩塌了。

他这样一个“被社会遗弃、被当成垃圾、精神有疾病的边缘人”,用最极端的手段证明自己的存在,而他的疯狂在罪恶的哥谭一呼百应……

02

《小丑》几乎是杰昆·菲尼克斯的独角戏。

每次看到他那像大哭一样的大笑,都能引你窥视到亚瑟的内心世界。

是的,杰昆·菲尼克斯将亚瑟的每个想法、每处纠结都剖析开来给你看。

他用眼神、笑容、抖腿、沉重得像灌了铅的脚步告诉你:他在挣扎,在崩溃的边缘。

他用突出的脊椎骨、肩胛骨、肋骨告诉你:这个形销骨立的男人,一直在受苦。

他每次跳舞,都是更深一层的黑化。

“所有人把我当空气,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真实存在,现在我确定人们开始注意到我。”

他黑化的动机是如此简单,“我只希望我的死比我的人生更值得。”

小丑是众所周知的反派,可他的悲惨遭遇却令人心碎、引人同情。

这和杰昆·菲尼克斯的人物塑造密不可分,他令人们相信小丑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。

他演的小丑是个性格复杂、有血有肉、身处灰色地带的角色,而不是非黑即白的漫画反派。

为了演好小丑,杰昆·菲尼克斯从身到心都把自己变成了角色。

45岁的他减了47斤,短时间内体重骤降,令他几乎就要发疯。

他观看了许多病态性发笑患者的影片,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练习小丑的笑声。

在电影拍摄期间,记者不止一次拍到杰昆·菲尼克斯带妆在纽约街头神经质地狂奔。

在演艺生涯里,杰昆·菲尼克斯每次塑造角色都会陷入焦虑,不停出汗。

工作人员只好在他的背上垫纸巾,不然汗水就要从戏服里渗出来、滴下来。

每次进入角色,他都会抛弃与角色无关的生活,连家人和朋友都联系不到他。

而在拍摄结束后,他总会感觉自己被角色和故事抛弃,空虚而无助。

在现实中,杰昆·菲尼克斯是个异类,他过着离不开酒精和药物的生活。

他曾在脱口秀上语无伦次,还曾和观众发生过肢体冲突。

在娱乐圈里,杰昆·菲尼克斯也是个异类,多次对奥斯卡评奖出言不逊。

“奥斯卡完全是瞎扯,我不信任奥斯卡,它是我尝过最烂的萝卜。”

“我瞧不起45岁拿到奥斯卡奖,之后就拍10部烂片捞钱的贱人。”

于是,他拿过威尼斯影帝、戛纳影帝、金球奖影帝,三次获得奥斯卡提名都未能获奖。

03

杰昆·菲尼克斯演活了小丑,与他不羁的个性和对表演的热爱密切相关。

看到这一版经典小丑,大家就会想起希斯·莱杰在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中封神的表演。

在两版小丑中,杰昆·菲尼克斯的表演空间更大,毕竟他演的是一部完全属于小丑的电影。

在《小丑》里,未来的蝙蝠侠布鲁斯还是个看着亚瑟变魔术的小男孩。

在《小丑》片尾,布鲁斯和父母一起看完戏,眼见着父母被枪杀,这段剧情我们再熟悉不过。

相比之下,希斯·莱杰在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里只是配角,但他在有限的空间里却绽放出了夺目的光彩,甚至把男主角克里斯蒂安·贝尔的主角光环都抢走了,这是更难做到的。

在为角色做准备方面,希斯·莱杰和杰昆·菲尼克斯都是对自己够狠的体验派。

为了演好小丑,希斯·莱杰曾经把自己关在屋里一个月不出门。

他看过许多暴力视频,以小丑的角度写日记,还翻看了将近500本小丑的漫画。

他尝试不同的狂笑,让自己无限接近精神病患者的世界。

2008年,年仅28岁的希斯·莱杰因为急性药物中毒在家中去世。

许多人都认为他在演完小丑之后,始终没能从角色的心理中挣脱出来。

后来,希斯·莱杰凭借小丑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,可他却不能去领奖了。

看完《小丑》,很想把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再刷一遍。

也很想再去重温杰昆·菲尼克斯的其他作品——

他在《与歌同行》里演活了伟大的歌者、瘾君子约翰尼·卡什;

他在《大师》里演了一个性格孤僻、酗酒成瘾的退伍军人;

他在《性本恶》里演了一个麻烦缠身的侦探;

他在《你从未在此》里演了一个合约杀手……

——没有一个角色是轻松愉快的,但他却很沉迷于表演带来的焦虑。

在这篇影评的最后,影小妹想要向希斯·莱杰、杰昆·菲尼克斯这样“不疯魔,不成活”的“戏疯子”致敬,真正的好演员总能赋予角色独特的魅力,哪怕这个角色是反派。

本文由“独家影视”作者“云影”原创,未经作者授权同意,任何其他平台号不得转载本文,违者追究法律责任。欢迎各位订阅“独家影视”,感谢大家支持!

更多内容请跳转到 原文阅读全文